报名查询
暂无任何赛事
0000000

新闻媒体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媒体 > 跑者说

2017祖山100公里赛记

时间:2017-11-26 23:08:28    点击:1016   

时间永远是最无情的家伙,弹指一挥间,踏进跑步圈已经两年有余,大大小小的比赛参加了几十个,从一个菜鸟小白变成一个日趋稳定的中级跑渣,洒下的汗水、享受的欢乐、面临的困难、成功的喜悦以及围绕其间精彩纷呈、值得追忆的故事太多太多,然而因为懒癌缠身,多少次虽然脑子里闪过写赛记的念头,但瞬间就把这个念头给浇灭了。懒于动笔的结果是嘴越来越拙,手越来越笨,思维越来越固化,给未来留下的回忆越来越少,所以也在琢磨着写点东西以便在白发苍苍、堆满皱纹、行动迟缓之际可以忆起那个曾经生龙活虎、天马行空、无悔时光的自己。

  参加祖山这场比赛于我而言是在情理之中,却在计划之外。今年给自己订下的比赛目标是完成“双十”(10马+10野)。由于跑了5.13大连马拉松、5.14秦皇岛马拉松、5.20崂山100公里越野赛,6.11还要跑兰州马拉松,比赛太多,没有时间好好陪家人始终是心里的一片痛,所以原本是没有把祖山的比赛放在如此紧张的档期中的。某一天在最酷忽然看到祖山100公里报名的链接,想起了去年在五岳寨50公里越野赛后跟着顺子与众多秦皇岛跑友一起聚餐,面孔虽已模糊,那份热情却记忆犹新,顺子、爱米也对这个赛事赞誉有加,刚巧14日在秦皇岛跑马,在朋友圈对道哥说正在纠结是否报名,道哥回复:来吧,我在CP8等你,于是果断报名付款。

  6月2日下午,背着行囊踏上火车,准时到达北戴河,入住金海酒店。刚到酒店大门口,就碰到了刘家玮,简短聊几句拍了合影,在3#楼大厅领完装备,开好房间放置妥当东西。

和家玮哥合影

  肚子饿了,到后边餐厅觅食,遇到了姜川,我点了碗汤面,顺便跟他聊天,言语中得知赛道预计比较难。正吃着饭技术说明会开始了,就在餐厅大堂举办,非诚讲解方言较重,结合着线路图、高程图,半懂不懂地大概听了一下,意识到这是个后半程不轻松的赛事,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。会议结束,天还亮着,拎着小相机出门直奔海边,当天的云海非常漂亮,一通咔嚓咔嚓,拍好照片往回走。

北戴河美景

  快到酒店时接到了道哥的电话,他一直在忙着赛前的各种事项,见了面分外亲切。组委会人员一起吃晚餐,我跟着道哥又蹭了一顿吃喝,期间见到胡佳和尤拉。胡佳最近大病初愈,又来跑比赛,心里还是挺为他担心的;尤拉和我一样,跟组委会的朋友们开心地喝着,脸上堆满快乐的笑容。吃饭间歇随手翻手机,有人在群里发了照片;一个姑娘拿着高大上的赛事专用酒欢快地拍拍拍,俨然就像代言人。我笑了笑,彼时没想到这场比赛会和这个姑娘结上缘份。吃饱喝足后回屋准备好比赛装备,抓紧时间休息。

与组委会聚餐

琢酒代言人

与胡佳大神合影

  3日凌晨3点多起床,冲了个半凉不热的澡,紧紧张张收拾妥当已经是3:45,跑到餐厅吃了一通,坐上摆渡大巴车,与赛事摄影师大鑫同座,闲聊一阵到达祖山东门起点附近的宾馆。

  换衣、存包、排空、热身、合影,临近6点,站到了拱门前的起跑线上,万事俱备,只待发枪。

与道哥合影

与莫言、姜川合影

与尤拉合影

与家伟、四爷等合影

  “5、4、3、2、1”,跟着倒计时的节奏,我随着大队伍第一时间冲了出去,上次崂山第一段太堵,所以这次跑到了前边,跟着莫言大神跑了一会儿,一见到坡自动降速,保持在四、五名的样子开始爬升。出发阶段大队伍历来都会较快,虽然内心里提醒自己压稳步子,但脚下的速度还是不由自主超出平常。走了一段,上升慢的特点显现,开始呼哧带喘,于是后面一有人跟上来,就赶紧侧步让路。过了一段,自然调整成前后选手都离我很远,可以没有压力按照自己的节奏舒服地上升了。一路上呀上呀上呀上,快到顶时,在一个拐弯处超过一个橙衣选手,并看到了前边的姜川,又变成前追后赶的形势,于是吭哧吭哧吭哧,你追我赶到了CP1。守在CP1的志愿者是几位大神,补给点的水和饮料都是他们徒步背上去的。姜川和橙衣选手喝了口水就往前走了,我打了卡,灌了两软水壶饮料,出站时前面的人已经无影无踪。

背上来的补给

  对我来说,下坡相对是强项,所以心里不急,又喝了一口水,开始猛冲。毕竟是第一段下坡,体力充沛,状态良好,哗哗哗就飞了下去,半路超越了姜川和另一位选手,但橙衣选手看来是下坡好手,冲了一路也没见踪影。下到谷底,转到了平坦的乡村小道上,这一段基本是考验路跑能力,不紧不慢保持匀速跑着,翻过一个小山梁后再向前不久,看到有人挥舞彩旗,抓紧跑过去,CP2方家河到了。

 

  CP2进站时看到橙衣选手补给完毕刚刚离开,看来比我快了不少。此时日上三竿,天气火热,我吃了好多西瓜、喝了盐水、加了饮料,又强迫自己吃了面包,一直吃得肚子圆鼓鼓。后面一位绿衣选手也进了站,他简单补给一下就先行出发了,我吃好喝好后看到后面又有选手进站才出发。这个补给点水、西瓜、面包一股脑儿塞到肚里太多,搞得肚子沉沉的一直跑不起来。沿着宽阔的村道,走出不久开始翻小山包,一路摇摇晃晃爬到顶,看到后面上来一位选手,又绕了一段到达垭口。

 

  我松了一口气,又可以飞飞飞了,结果往下刚冲了两步,肚子突然咕噜噜几下。坏了,肚子闹意见,又继续冲,跑过迎面而来的一群爬山驴友后,赶紧找了个偏僻的地段去五谷轮回,这中间看到有两位选手跑了下去。轮回之后一身轻松,赶紧背上背包唰唰冲,一会儿超过了一位选手,又过了一会儿见到另一位选手的背影,就追着他一直冲,跑着跑着,有个丁字路出现一条水泥修的小道,前面的选手拐到水泥道上呼呼跑,我也紧跟着就冲了下去,跑了几百米后过桥上坡,看到前面选手不跑了,原来没有路标了。一回头,发现这一段都没路标,赶紧往回走,这时后面的选手也赶了过来,一看跑错,折返跟我一起往回走,到了那个丁字路时,才发现那儿不该转弯,继续直行有明显的标志,于是回归正道。远远喊了一声这儿有路标,没听到我前面跑错那位选手的回音。沿路前行,不久穿过一个水坝,来到了公路上。路跑不是我的强项,这时骄阳似火,而且路还有点小上坡,我走走跑跑,刚才同行的跑友一直不停地跑,很快就看不见他的踪影了。夹走夹跑经过一段漫长的公路后,到达了路边CP3北沟检查站。

  CP3站内有两男一女三位选手,后来知道他们叫朝明、卡西和秋,先前跟我一起跑的叫朝明,卡西和秋是在跑错路那段超过我们的。天气很热,没有什么胃口,在CP3简单吃了点水果,加了类似红牛的叫塔仑的饮料就准备出站。朝明和秋跟我一起出站,卡西处理脚上起的泡,晚一些出发。出站不久左拐上山,开始时我在前面,朝明和秋跟在后面,爬升了一段,感觉后面朝明跟得紧,怕压了他的速度,让他前面走,果然没多久就不见了踪影。再爬了一段,秋这个姑娘也很快,跟在后面逼得我紧紧张张,于是让她在前面。跟着人走就没有了开路的压力,我用自己舒服的节奏爬,倒也一直跟得上秋。终于爬到山顶,前面是宽阔的砂石路,远远可以望到山下的村庄。距离CP4还有7、8公里,秋和我猜想CP4应该在山下的村庄里。到了下坡,嘴上说着话,脚下可不慢,砂石路从缓慢逐渐变得越来越陡,路中的石块也变得越来越大,这种路是我比较擅长的,于是越跑越快,这时惊奇地发现秋这个丫头不简单,下坡不用杖却有如神助,嗖嗖嗖一会儿跑到我前面去了。路上开始有断道修路的痕迹,要跳一堆大石块,还有水泥修过的大坡,我们俩翻石跑坡,跳来跃去,一会儿超过了两名选手。到了下面,石头减少,变成大长下坡,我越跑越嗨,超过了秋,如脱缰野马,飞速跑到了村边的小土道上。到了土道,降慢速度,秋追了过来,我俩一起边跑边聊。这一段路让我对这个姑娘刮目相看,这是一个爱笑开朗、不拘小节、实力超群的妹子。秋说咱们的节奏差不多,后面一起结伴跑吧,我轻轻一笑未置可否。百公里太长、变数太多,谁也不知道后面什么状态,结伴不易,且跑且珍惜吧。跑了一段进到村里,结果离CP点还有很远,穿过村子到了一个果园,再切过干涸的河道上了公路,这时后面朝明追了上来。我们三个人沿着公路晃呀晃呀晃,晃了老半天到了冰糖峪景区停车场,往前再走到达CP4。

吃面包的我

啃鸡腿的卡西

朝明和秋

吃冰棍游景区

  CP4冰糖峪是本次比赛的换装点,志愿者十分热情,招呼我们吃喝,给我们找寄存包。我换了双袜子,整理好鞋,开始吃东西。这个点有盒饭、鸡腿,但是天热我没有太多胃口,就简简单单强行吃了两个面包,喝了三、四杯绿豆汤,吃了西瓜,补了盐。这时卡西也到了补给站,开始啃鸡腿,朝明去水池边泡脚。我跟秋补给完毕,两个人先行出发。刚出补给站就进入冰糖峪景区,我们像游客一样,开启了游玩模式,见到摄影师假装跑两步摆个POSE,一边走来一边逛。到一个小卖部,买了两根冰棍,吃下肚去,祛暑冰心,小上升也变得简单起来。这时一个大神摄影师上来,我们俩追着摄影师让拍了几张吃冰棍的照片。冰棍吃完,三爬两爬出了景区,穿过河道,又进入山林土道。土道由窄变宽,缓慢上升,上了一段转过一个小垭口又平缓下降,一直走呀走,正在秋念叨这两个CP点8公里距离怎么这么长时,前面的路上突然出现一辆货车,原来这就是CP5。

诱人的樱桃

  背牛顶垭口这个CP5设置的恰到好处,车上有志愿者用冰凉溪水浸泡的樱桃,酸甜可口好吃解暑,爽爽地吃了好多,我们加好水饮补了盐,告别志愿者继续前行。从CP5到终点的高程图是三座大山,祖山100公里的艰难从现在才刚刚开始。我认为CP5-CP6这段路是这次比赛的精华路段。先是爬过一个长坡,来到山脊的长城上,接着沿残缺的长城向上爬升,耳边隐隐传来金戈交击之声,幻想着自己是一个仗剑闯天涯的侠客,在城墙上伫立,夕阳远照、长衫飘飘,脚下的崎岖和长城边的悬崖很快将我拉回现实。这一段路时而陡峭上升、时而跳石翻墙、时而爬树飞跃,煞费体力,秋却突然来了状态,在巨石砖墙间辗转腾挪,恍如习得了凌波微步,我在后面使出吃奶的劲儿勉强跟着。山势渐高,视野开阔,远处层峦叠嶂,周边苍松林立,巨峰奇石突兀嶙峋、天女木兰傲然绽放。奔行在美景之中,兜兜转转于山野之间,翻山越岭、穿林过草,不知走了多少路,看到了顶上有亭的天女峰,又经过一段横切下降,来到了景区石阶路。石阶路非常之长,笔直无弯,直达峰顶。拾级而上、一步三摇、爬过了无数台阶,终于到达峰顶。峰顶是一座小亭子,天女神像在亭子里含笑望着世人。这里是祖山的最高峰,环亭皆山,四顾缥缈。

敌楼

长城

奇峰

天女木兰

天女峰

天女

  山风很大,我们没有多做停留就抓紧下山,以为下降不久就能到达CP6。结果从峰顶下来,沿着下坡路跑了好久还没见到补给站,路从下坡又变成了横切,穿来穿去。秋对我说感觉很不舒服,我没有什么常识,只好用忽悠安慰法,说跑比赛就这样,都是时而状态好、时而状态差,现在是轮换到状态差的那个阶段了,赶到CP6休息一会儿就没问题。姑娘没办法,晕晕乎乎咬紧牙关坚持跟着我,好在又跑了不久,来到了景区大路边,CP6出现在眼前。

CP6志愿者

  CP6叫做五人岭,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。补给点由于条件所限,不能提供过多热食,我胡乱吃了些东西,秋吃了压缩饼干等,状态明显好转,说了一下情况,志愿者说应该是低血糖,吃点东西就没事。我深感惭愧,当时居然没有想起拿能量胶给她吃。呆了不多时,后面追上来两位选手,天气渐冷,我和秋穿上皮肤衣准备出站。志愿者大哥大姐对我说:“前面有一位选手退赛了,你们俩现在是男子第四和女子第一,天快黑了,你要一直陪着美女哦”。我对他们说:“放心吧,要扔也得把她扔补给站去,何况谁扔谁还不一定呢。”走过这一段,我已经清楚地知道我俩速度差不多,而且都是上坡慢下坡快,后半程肯定会一直结伴了。离开补给站不久,绿衣选手就从后面追上并超过我们,步履仍然矫健,我和秋速度比较稳定,走过公路,上了一个小坡,绕过一个铁塔,开始下降、横切。这段路弯弯绕绕也走了很长时间,当时脑子里一直想着争取在天黑前跑到CP7,然后赶到CP8道哥那里大吃大喝去,一路上不停念叨,也不知道道哥耳朵发热没有,哈哈。这段路,下降之后又上升,来到了一个有着草甸的垭口上。

响山

  过了垭口,看到前边有路标,就开启下降模式冲下去,飞速跑了一会儿,突然感觉好久没有见到路标了,一看手表的航迹,显示偏离了好远,心里暗道糟糕,难道又跑错路了?于是叫秋停在那里等我,回头上升找路标,走了一段看到一个路标,但是因为航迹和路标的线路相差较远,心里还不放心,怕是游客从上面拿下来路标系的,就又往上爬,一直快爬到垭口处,又看到了路标,才确定刚才跑的道路是正确的。于是折返回来,见到秋时,她已经从包里取好头灯,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,我们俩继续前行。土路下降不久之后,开始沿着山谷行进,翻过几块大石头,到达一个沟谷,能望到遥远的山谷转弯处有人工建造的房子。一路下降,在沟谷的石头间穿来穿去,不一时到达谷底,进入一个景区。沿着景区的台阶路前行,远远看到有头灯的光亮,志愿者走出很远来迎接我们,并用对讲机告诉站内帮我们先泡好面。见到亲人,顿时有了力量,我俩脚下加速很快到达CP7补给站。

  CP7花果山村是一个大站,补给丰盛、种类繁多。到了悟空的老家,但一进站我更像二师兄,两眼放光,天哪,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啤酒、烤串、泡面,全是我喜欢的东东。端了一碗泡面我直接坐到烧烤炉边,向义工要了一瓶啤酒,就着丫丫姐烤的大羊肉串,大口吃肉、畅快饮酒。但得酒肉穿肠过,管它前程几道坡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跑遍千山终不悔。秋神在这个点享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,无数志愿者、老乡与她合影,她想喝酸奶,一位从唐山来旅游的大姐马上给了她两罐,并说非常钦佩秋这种坚持到底的越野精神,言语间激动地流下了眼泪,场面十分感人。我想,辛勤的组委会、无私的志愿者、善良的游客、淳朴的乡亲们,这才是祖山越野最动人心弦的地方吧。

与志愿者合影

与秋神同框

秋神与志愿者

秋神与志愿者大哥

  我们吃喝一通,各种合影,这时朝明、卡西跑了过来,我吃了三、四个羊肉串觉得已经够多,后来听卡西说他吃了十串,后面的选手要是没吃到串,一定要把账算到卡西头上哦。大吃大喝之后,肚子饱饱、心头暖暖地辞别义工和老乡,我俩浑身是劲,开始爬大坡。暗夜里路标格外清晰,头灯一打,一条条光带罗列有致、似根根指路明灯,蜿蜒而上,直达坡顶。这一段爬升十分漫长,我们从浑身是劲一直爬到筋疲力尽,坡还是在那里,无休无止。每次爬不动,我都给秋说CP8有道哥和嫂子做的美食、有德啤等待着我们,路程在对美食的憧憬中一点点减少。终于爬到了山脊上,沿着山脊穿过松林,快到顶时来到一个大草甸,沿着草甸还有很长一段爬升。此时感觉身上的力气将要消耗怠尽,然而心中的信念仍屹立不倒。我缓慢地移动麻木的双腿,一步一步爬向山顶,秋是紧走几步、休息一会,再紧走几步、休息一会。此时此刻,虽累极无声,但心中斗志仍然昂扬,或远或近,头灯一扫就是相互的交流。没有走不完的路,只有不坚持的脚步,终于我们爬到了山顶。高处不胜寒,山顶上大风呼啸,冷气彻骨,我们赶紧往下跑,冷啊冷啊冷啊冷,草甸上无遮无挡,只有用猛跑来取暖。我俩嗖嗖嗖嗖跑啊跑,要问我这时最想干什么,就是带着秋神抓紧钻小树林,毕竟有了树林才没有风,才不会冷(什么,你们叫我别解释,我有解释了嘛?)。唉,人心不古,不解释就不解释,终于找到了树林钻,大风散尽人转暖,又到了下坡的快乐时光。密林里的下坡很有特点,坡道奇陡,落叶多多,土路十分滑,连比较擅长下坡的我都连滚带爬,摔了好几个屁墩。秋神不亏是秋神,下坡之神,这一路坡她下得飘逸潇洒,凌波微步、蜻蜓点水,真是一个轻功了得。终于下到防火道上,走出不远,来到了一路心心念的道哥夫妻驻守的CP8龙潭山庄。

  在CP8吃吃喝喝

  道哥等人见到我和秋神十分开心,当然我们是开心+1、开心+2。外面风大天冷,进入房间里却是暖意融融,道哥、飞哥等从隔壁给我们端来了馄饨、牛肉汤,馄饨馅大味美,牛肉汤千熬百煮,入口皆香。朋友相见、分外亲切,道哥招呼着大家一起跟我们喝酒,德啤、雪花轮流开整,就着凉拌耳丝和浓浓的情谊,喝的十分尽兴。真想时间停驻在这一刻,不论前程不问世事,尽情享受这最真挚纯粹的跑友深情。呆了良久,与道哥、飞哥等依依惜别,却忘记去跟隔壁一直忙着为我们做饭的嫂子道声感谢(下次见面一定补上),我俩流连不舍地离开站点、继续前进。CP8-CP9是这场百公里的最后一个难点,好在CP8出来先是一段水泥公路大下坡,中间偶尔夹杂一点极小的上升。在下坡跑时秋突然看见路边有一团灰影,仔细一看是只大刺猬,当时我们感慨这儿生态真好。下坡、公路是白给的路,不跑对不起线路,然而跑得略久就觉得很是疲累,前无选手,后无追兵,我们便由着性子按最舒服的状态跑,累了走走,不累跑跑,终于下到沟底进入景区。进了景区之后就开始了这场百公里最后的大爬升。大爬升的前段是台阶大作战,顺着景区整齐光亮的台阶一直上升,阶石渐渐变暗、光泽不再,道路两侧由绿植环绕到杂草丛生。仰望苍天,半个丰盈的月亮斜挂天际,众星或明或暗驻守岗位各司其职;脚踏实地,石阶刚直坚硬承载众生,不知历经多少沧桑。每迈一步,仿佛听得见自己骨骼与血液用力的声音,身后有美女相伴,我大口呼吸,享受着这夜的静谧与美好。台阶千绕万转、没完没了,犹如大鹏百公里的排水沟。好在是夜间,爬台阶比爬土路安全又省力,所以我和秋还是保持着先前各自的节奏,一个匀速、一个间歇,慢慢向上爬升,偶尔停下来喘口气、喝点水、享受一下月光浴。台阶终于爬尽,来到一段宽阔的土路上,走了不久,穿过一个山洞,又沿着一堵半人高的墙走了一段,开始了土路爬升。这是最后的四、五百米海拔爬升,感觉仍然是总也爬不完,中途秋跟我问了几次还有多少爬升,我都回答还早,然后多加50-100米海拔告诉她。有时候心理预期距离太近会让人产生焦躁的感觉,所以告诉略远,结果提前到达会觉得更轻松一些。我们俩都不太擅长爬升,这一段又是强弩之末,所以走走停停耗时较长。在爬得还不到顶、还不到顶的焦虑中,爬升路线变成斜切,由陡变直,来到山脊,我们终于搞定了这场百公里所有的大爬升。长出一口气,又开始了下降,不一时下到防火道,一下来就看到了志愿者,秋神是女子第一,每到一个补给站,就有照片在群里直播,CP9的志愿者等了我们好久不见人,就出来很远很远迎接我们。每次快到补给站,步子都特别轻快,何况跟着好心的义工大哥们,几个人一会儿就来到CP9。

CP9继续吃喝

  CP9望海禅寺有甜瓜、有水果,我要了些热水,喝了两口,志愿者大哥说我们有啤酒、白酒,你喝些不?寒夜里,突然很想喝白酒,一看居然是还没开封的二锅头。大哥打开酒给我倒了半杯,辛辣的白酒入肠后化作升腾的热火,身体瞬间就暖和起来。秋神魅力无穷,我作为陪衬,与各位志愿者大哥合影合影再合影、欢乐欢乐再欢乐。补给、拍照完毕,欢快地出站,走出不远,穿过一条小道,几位志愿者在那里指路,告诉我们前面沿着台阶走就OK。这一路下台阶,走呀走呀走呀走,临近终点,心情欢快,两个人还不停闲聊。这时后面追上来一位选手,挂着一个忽闪忽闪的红光灯跟我们打声招呼就跑了过去。秋催我抓紧追,我说追上了也没名次、追不上也没名次,跑那么累完赛多辛苦,而且还得恢复好久,就现在这样晃着欢乐完赛岂不更好?后来得知超过我们的选手是陈欣,石野第四名,实力远在我之上,幸亏没有去追。于是继续下降,毕竟有人超过了,两个人不敢怠慢,速度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,何况秋是女子第一名,总不能临到终点把到手的冠军给飞了。台阶路下完就是一段公路,可能是快到终点了,心里预期着急,我俩跑一会儿停一会儿,感觉这路总也跑不完。跑着跑着,秋突然喊我一声,我急忙停住,原来公路中间又出现一只刺猬,差点被我踩到。我们用登山杖把它拔到路边,免得被别人误伤。继续跑了

0